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龙8国long8娱乐-登录首页网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事件

癸酉之变

癸酉之变,或称天理教起事、八卦教起事,指中国清朝嘉庆十八年(1813年)发生的一次天理教军队进攻北京紫禁城的事件。天理教起事领袖首领为林清。

中文名
癸酉之变
或称
天理教起事
时间
清朝嘉庆十八年
首领
林清
主要角色

简介

嘉庆帝即位后,清王朝的阶级矛盾已很尖锐,各地起义不断,先是白莲教,后又有广东博罗天地会起事。同时,外国势力也不断渗入,嘉庆十三年(公元1808年)七月,英国商船带兵驶人广东香山鸡颈洋面。八月初二,英军300余人公然登岸,并驾坐舢板艇驶进虎门,要求在澳门寓居,直至十月间在两广总督吴熊光的勒令下才开始撤离。嘉庆十八年(公元1813年)九月,京城爆发的“癸酉之变”更是震动全国。

公元1813年,林清领导的天理教以“奉天开道”为旗帜,于九月份发动起义。十五日,200名天理会教徒于京城发动兵变,攻入紫禁城东华门、西华门,直捣清廷皇宫重地.杀进东华门的天理教徒由陈爽率领,刘呈祥殿后,太监刘得才、刘金当向导;杀进西华门的天理教徒由陈文魁率领,刘永泰殿后,太监张太、高广幅当向导。他们挥舞钢刀,打着“大明天顺”、“顺天保民”的旗帜,杀声震天,极其勇猛。

事件发生时,嘉庆帝正在木兰围场(在今河北省承德市)进行秋狝。时为皇子的道光帝旻宁,取出宫中封禁的火枪,在城楼上击毙两人。嘉庆帝知道后,非常欣慰,封旻宁为智亲王,并将其所持之枪命名为“威烈” 。

具体过程

守卫皇宫的清军猝不及防,惊惶失措。

在隆宗门外大败卫戍清军的部分天理教徒,正在从门外诸廊爬皇宫大内的高墙。这道障碍一旦突破,就会血溅大内深宫,紫禁城将成为造反者的天下。

这时,正在上书房读书的皇子们获悉这个天崩地裂的消息,顿时一片惊慌。同时得知这一消息的宫中诸王大臣,错愕无策,有的甚至准备撒腿逃跑。时年三十一周岁的皇次子旻宁很快镇定下来,急命太监取来鸟枪、撒袋和腰刀,冲出书房迎敌。旻宁发现,当时情势十分危急:两名天理教徒已经爬上养心门墙头,正准备朝这边冲来!旻宁在养心殿台阶下举起鸟枪,瞄准墙头的教徒,首发打死一人,再发又打死一人。见两名领头教徒喋血坠地,其他天理教徒不敢继续攀墙发动进攻。

旻宁过人的胆魄与过硬的军事技能,为这场皇宫保卫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在此前后,他连发数道命令:一是火速将皇宫事变奏报尚在京外的嘉庆帝。二是关闭紫禁城的四座城门,命令各路官军飞速入宫“捕贼”。三是安慰居住在储秀宫的皇母钮祜禄氏(孝和睿皇后),并派皇三子绵恺保护她,要求他不离皇母半步。四是亲自率兵丁到西长街一带访查。五是派谙达侍卫到储秀宫东长街巡查警卫,以备不测。

起义失败

经过浴血奋战,最后因力量悬殊而失败。十七日林清被捕,清廷对大兴、通县一带的天理会教众大肆搜捕,短短4天内将700余人屠杀。为响应林清的京城起义,直、鲁、豫三省的天理会教徒在华北十几个州县相继起事,声势浩大,震惊朝野。但是因双方的力量对比过于悬殊,在半年内便宣告失败,起义首领们相继被处死。因嘉庆十八年(公元1813年)为癸酉年,故史称“癸酉之变”。

“癸酉之变”这场由天理教引发的较大型的农民暴动震撼了整个华北大地。

详细过程

九月十四日这天,林清派约二百名教徒,装扮成商贩模样进入北京城。十五日中午,众人在太监刘得财、刘金、张泰、高广幅等人的接应下,由东华门及西华门两个方向攻入紫禁城。在一番混乱之后,大约有四五十名真理教徒直入隆宗门,甚至直达养心殿。然而嘉庆帝不在宫中,起义者未能顺利完成杀死皇帝的计划。尽管如此,他们离后妃所居的宫室也已经很近了。

有人攻进皇城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后妃们耳中,喊叫和打杀声原已足够惊得这些养尊处优的女人们面无人色了,另一个消息更吓得她们瑟瑟发抖——把守午门的将领策凌,竟在闻听天理教攻入的消息之后,身先士卒地带队逃跑了。幸好钮祜禄氏皇后的脑子没有完全吓糊涂,她派人找来了正在上书房读书的皇子皇孙们。

皇次子旻宁

首先做出反应的是皇次子旻宁(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之子,后来的道光皇帝)。总算他还没有被吓糊涂,总算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,没有闻风而逃。不但自己带着鸟枪在养心殿前守卫,还指挥随后赶来的各路官兵与天理教众展开战斗。

混战进行到傍晚时分,在健锐营、火器营一千多名装备精良的官兵齐心协力的围攻下,真理教众终于抵挡不住,攻东华门的一路四十余人撤回了黄村宋家庄,进入皇城的几十人则被全歼于武英殿一带。林清本人也在两天后被捕。

事后反省

天理教攻打皇宫的消息, 第二天就传到了回京路上的嘉庆帝耳里。皇帝在目瞪口呆之余,也不禁为儿子的英勇折服。当即下令封绵宁为“智亲王”,加给岁俸一万二千两,他当时使用的那支鸟枪也起名“威烈”。

回京之后,嘉庆帝对天理教攻打皇宫之事进行了详细调查,才发现策凌带兵逃跑只不过是小事一桩,糟糕的是:给林清提供皇宫私密的竟是皇帝的近臣太监,更糟糕的是:林清的计划早已有知情人告发,而这样的消息竟被王公大臣们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,直拖到事发之后。

林清身边有个叫祝现的教徒,他的族兄祝海庆是豫王府的差役,早已经将林清攻打皇城的所有路线时间都弄得明明白白。然而当祝海庆在初九日向豫亲王爱新觉罗·裕丰告密的时候,豫亲王竟回答:“还差着好几天呢,急什么,等皇帝回来再说。”

卢沟桥巡检也在事发前发现了辖区内情形与平日不同,与宛平县令一起向步军统领吉纶报告,要求捉拿林清。谁知吉纶竟大怒,认为这是存心给太平盛世抹黑,将县令臭骂了一顿。

事实摆在眼前。痛心疾首的嘉庆帝也只能发道诏书,自责“汉唐宋明未有之变”竟发生在如今大清朝,“较之明梃击一案,何啻倍蓰!”

然而,无论嘉庆帝怎么嘉奖儿子,怎么下诏痛责,都无法掩盖官吏因循、军纪涣散的实情,无法掩盖大清王朝江河日下的颓丧之势。

暂时还没有癸酉之变的更多信息,请继续浏览其它资料

Copyright © 2015-2018 龙8国long8娱乐-登录首页 www.jianglishi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备案:晋ICP备20006161号-1